第五章 信任(二)(1 / 1)

阳洁打开小四合院的门,招呼道,“萌萌,你姨爹和弟弟都没在家,你自己去厨房搬凳子泡茶,我去小仓库里找一下。”

阳萌答应了一声,自去南边的厨房搬了竹椅子摆在屋檐下,又拿了热水壶和杯子,“你喝茶吗?”

这是一个典型的西南小镇,青瓦白墙小天井,廊檐宽敞。

“白开水就好了。”

阳萌倒了两杯热水放在茶几上,还是有点好奇道,“你怎么会到地球的呢?科学家说,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也有四光年那么远。”

“一个战场上的意外。”

“战场?”阳萌倒抽一口凉气,“你们——还在打仗?”

希光看一眼阳萌,阳萌道,“那有什么好回去的呢?地球多么和平——”

“自然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。”希光不想多解释,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,战区只是很偏僻的一角,大部分的女尊们都生活得很惬意。”

“能给我讲讲你们外星人的生活吗?”阳萌撑着下巴,“和电影电视有什么不一样的吗?”

“既不酷烈,也不美好,但是享受过那种宽广和自由,就不会再习惯这个逼仄的星球。我如果想要去月亮上转一圈儿,在这里显然是个大工程,但在家里,我自己一个人驾驶一艘小飞艇就能够实现。或者,当我足够强大,凭借肉身的力量就可以穿越虚空——”

阳萌看希光白白嫩嫩的样子,少女心性,有点想伸手试试他肌肉的力度,但还是忍住了。

“你为什么叫我阳女?女尊又是什么意思?”阳萌眨眼,“你们和我们不一样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希光取下墨镜,冲阳萌眨眨眼睛,“每一个女人都是自己领地内的王者,她拥有全部的土地、矿产、作物以及土地上所有的人。她们理所当然地被使用尊称,是宇宙的主人——”

“像武则天那样吗?女皇帝之类的?”

“大概吧。”希光耸肩,“你对此有兴趣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阳萌摇头,“有什么意思,还不是三餐就饱了,一张床就睡了。”

希光没说话,端起水杯喝了一口,姿态优美极了,阳萌看着他,又眨了一下眼睛。

“萌萌,你过来帮我一下。”阳洁的声音从里间传出来。

阳萌起身进屋,阳洁拖出来几个箱子一一打开,“你找一下吧,是一张绣了树和太阳的红色圆包被,边儿上是金色的。”

阳萌翻开一大堆旧衣服,从箱子底翻出一块红布,“小爸爸,这个吗?”

阳洁看一下,摇头,又低头从自己负责的箱子里抽出一块红得金灿灿的布来,“哎,找到了,是这个。”

阳萌伸手帮忙拉扯出来,包被全部展开,一匹红光撒满小小的房间。

阳洁珍惜地摸着包被,抖了抖灰尘,走出房间在屋檐下展开给阳萌看,“你看看,这个小包被,多漂亮啊——”

阳萌双唇微开,说不出的惊叹。大红色的包被不知由何种材质做成,艳光流泻,中央一树翠绿,一火焰鸟立在树梢,鸟头仰天;树枝挂满花果垂下,有落下的花瓣飘散在空气中,化为流火飞舞,流火之下便是远山和大地;包被的边缘,由金色的火焰花纹包起,充满了热力和动感。

“这个小被子,可好使了,夏天用的时候凉凉的,冬天用的时候温温的,也不沾灰也不会坏,洗了那么多次也不旧。”阳洁感叹着,“老太太当时就说了,你家里原来应该是很好的,肯定是遇上什么过不去的难处了才不得已把你送出来。”

阳萌伸手摸了摸红色的布料,心里升起怪异的感觉,这居然就是她的来处之一?

“小爸爸,这个——”阳萌大眼睛看着阳洁,明显很想要。

“给你啦,拿走吧!”阳洁把包被往阳萌怀里塞,“其实老太太当年也抱着你问了隔壁几条街的人家,可惜呀——”

阳萌低头把包被包好,阳洁看不远处的希光,低声道,“他为什么老是跟着你?就算买了房子,赶人也不是这个赶法啊,简直不给人活路——”

“不是的,小爸爸,他没有赶我走。”

“嗯,有什么难处,告诉小爸爸别客气。对了,你成人高考的事儿,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我有好好看书。”

“萌萌真乖——”

“你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阳萌有点丧气地把包被摊在自家的桌子上,“就一块儿布,能有什么信息?”

希光抚摸着包被表面反射的阳光,指头不知怎么在那树上抠了一下,一线金光被拉出。

阳萌惊了一下,看魔术一般看希光抽出一根长长的光线,越抽越长,多余的部分垂在地面上成一团,发出虚光,有点暖暖的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太阳的能量。”希光头也不抬,手指又是一勾,一根银色的光线被拉出来,团在地上,莹莹一捧,如水流动。

“这又是什么?”阳萌手痒痒地去摸了一下,指尖一点凉凉的,她忙把手缩了回去,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,转眼却见希光盯住她红唇的目光,忍不住红了一下脸。

“日精月华,用这么精巧的方法取来,只为做一个婴儿的包被,让她感觉舒服和安全。”希光若有所思地看阳萌,“我不相信这么珍视你,怎么会将你抛弃?你相信吗?”

“那能怎么办?”阳萌下巴放在桌面上,看红色包被面上的光华一点点黯淡下去,只一刻钟的功夫,便成了极普通的布,“这些绣花也有含义吗?”

“有,但是我不懂。女系的传承,各有机密,轻易不示人。”希光躬身将日精月华各挽在双手手腕上,做成手镯的样子,“萌萌,好看吗?”

“你不是该称呼我阳女么?”阳萌看他漂亮的手腕,“这个东西,还能做什么用?”

希光冲阳萌眨一眨眼,“入乡随俗啊。可以找到制作者,你想看看他吗?”

“谁?”

“这日精月华的制作人。”

“可以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希光坐到阳萌旁边,“如果你想好了的话。”

阳萌脸上显出为难的表情来,又是好奇又是觉得没必要,同时又觉得希光有点说不出的不怀好意,“你干嘛比我自己都还关心我的身世?”

“人都有好奇心,既然大家都流落地球,看在同是异乡人的份儿上,互相交换资源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阳萌手指在桌面滑来滑去,“有什么好看的,难道看到了就问一句为什么要丢掉我吗?反正丢都丢了,再问有什么意思呢?没有他们,我不也好好长大了吗?挺没意思的!”

“可以稍微做一些准备,应对你生长中有可能发生的意外。这样,我看一下就好,你在旁边不出声,好吗?”

阳萌最终没抵抗住自己的好奇心,点了头。

希光从左手手腕上抽出一根金色的线头,右手手指虚空描出一个奇特的的姿势掐在线头上,空气中一声脆响,金光耀目。

阳萌本能地用双手蒙住眼睛,但还是被强光照得眼泪盈眶,五颜六色在眼前晃来晃去,“呀,你开始的时候通知一声啊。”

希光轻笑一声,“我抓到他了哦——”

阳萌稀开指缝,只见金光散开,希光手中升起一蓬白光,光点在其中乱窜,似穿越神州大地,过了几重山又是几重水,扎入地底深处进入一个石制的殿堂。古老的建筑,庄严的神像,鎏金的雕刻,玉石的配饰,人的技艺中居然带着一点点神性,直至一个高不见顶的宫殿,宫殿正中央穹顶一直向上,几乎延伸触摸到了太阳的光辉。光对准宫殿地面的正中央,一个古朴的,由各种植物制作的祭坛向阳萌展开,祭坛边一个黑色人影,虔诚地跪拜在祭坛下。

“我看一下——”阳萌激动地跳起来,头贴到希光肩旁,“那是什么?”

希光指头伸入光中,引导那光点前行,不料那黑影警戒地起身转头,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。

希光身体不由自主向后,摔在地板上,手中的光散开,只余那黑影侧身的剪影在空气中一点点化开,成空。

“糟糕,我被发现了。”希光可惜道,爬起来对阳萌道,“他很厉害——”

阳萌呆呆地看着希光,希光低头看下自己,不解道,“怎么了?”

阳萌唇角抖了一下,低头,摇头,“没什么,我就是,被吓到了——”

易方全身一凝,凭借*力量打退窥视的力量,皱眉绕着祭坛转了三圈。祭坛中央一颗寸许的小树苗轻轻舒展枝叶,脆弱的叶片仿佛经不起任何摧残,在被穹顶浓缩后的光照下显出一些些弱不禁风。易方仰头看越来越高的宫殿穹顶,眯眼,直接对上太阳的光辉,瞳孔由浅褐色转化为金色,最终略失望,低头爱惜地看一下那小树苗,叹息一声。

穿越幽深的地底宫殿,跨越地下暗河,垂直上升,易方站在山巅之上,眺望不远处逐渐逼近大山的城市天际线,以及山脚下越来越稀疏的树林,眉头越皱越紧。环视群山,树林间偶然有一两株异常高大的树木形成节点,节点成网络,密布平铺收集这个星球纯正的能量以供养神木,可这个星球变了,尘世的喧嚣张牙舞爪,再一次侵入。

易方摸出手机,山间的信号几乎没有,只能将手机当手表用,他辨认了一下方向,跃下山石,在林间飞快奔驰,路过一个节点时却本能地感觉到气息不对。易方立定,转身仰头看那参天大树,顺着木气流动的方向,在大树凸出泥土的树根上,发现一个小小的符号。

易方蹲身,伸手抚摸那符号,表情突变,右手拍在树根上,飞灰直冲云霄。

“这样就被吓到了啊?那你要是有一天看见自己真实的模样,不就要被吓晕了吗?”希光摸一下阳萌的头发,“你可是最尊贵的女尊,没什么值得你害怕的。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