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信任(三)(1 / 1)

阳萌自看见那熟悉的人影后便无法控制地走神,她对那男人的背影太熟悉,几乎都要刻在心里了,怎么也不会认错。希光会知道易方?阳萌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,但还是忍不住开始想歪。

“在想什么呢?”希光活动一番身体。

“那是什么地方?看起来不像——”完全违背传统中华文明审美的历史遗迹,突兀地存在着,“而且,怎么会有人在那么深的地底下呢?”

“要不要和我去探访一次?”希光兴致勃勃,“有可能会有新的发现哦。”

“你确定了方向?”

希光点头,摸出一支手机打开地图,放大后定位在大陆中部超级大城市蜀都的旁边,“大概位置,就在这里。”

“好远——”阳萌无精打采,“我要参加考试了,必须要专心。”

“可是那有可能是你的同族,对你了解更深,更有助于帮助你出芽。”

阳萌突然道,“为什么你能找得到我,却找不到他?如果只是要回家,找他不是更方便吗?”

希光收回手机,食指勾起阳萌肉肉的下巴,拇指在她唇上抹了一下,“当然是你更重要,但是,你不愿意那就算了,我去想别的办法。”

阳萌瞪一下希光,拨开他不规矩的手,“我才刚认识你,谁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。”

“好吧——”对上阳萌水灵灵的眼睛,希光也不坚持,优雅地收回自己的手,又调皮地点在她红唇之上,趁她还来不及发怒之前退开身体,轻盈地走出阳萌的房子,声音化在空气中,“我把隔壁花果巷的18号租了下来,有事情,记得联系我了。”

希光走得潇洒,阳萌定定地看他纤细的背影,咬牙切齿一番,果断摸出手机翻出易方的电话,拨过去,依然是接不通的状态。

阳萌抱着手机烦躁的跳起来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易方哥哥怎么会出现在那种阴森森的地方,居然还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发现了。我是外星人,易方哥哥制作了我的包被,那他也是外星人了?”

阳萌的眼睛瞬间又亮起来,被自己各种不靠谱的意|淫|激励,可渐渐冷静下来,又觉得希光极其危险。希光既然可以仅仅凭借气味将她识别出来,自然也可以找出易方真正的身份,他为什么要用那么委婉的方法向她揭露易方?挑拨离间?!

阳萌在小房子里转了几圈,双手合拳敲了一下,仿佛下了某种决定,进屋子翻出那个只剩下底座的摆件和易方家的备用钥匙,出门。

南水县城不大,阳萌从南边老城墙走到北边新城区也只花了十余分钟,转过一座上百年历史的城楼便见着了林青松上班的南水县林业局。

阳萌找出林青松的电话拨了过去,林青松接得很快,“萌萌,找我呢?”

“青松哥哥,你在上班吗?”

“你在哪儿呢?”林青松的头从林业局小楼上探出来,见了楼下的阳萌,关了手机,大声道,“你在楼下等我,我马上下来。”

不足三分钟,林青松喘着起跑下来,“萌萌,咋啦?”

阳萌看林青松憨厚的脸,道,“哥哥,你们把房子卖啦?”

林青松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平头,“你知道了啊?”

阳萌瘪了一下嘴巴,“那个希光都找到家里来给我说了啊。”

林青松有点急了,“他怎么这样啊,当初明明说了要等几个月的哇——”

阳萌忙道,“哥哥你别着急啊,我就是不认识他,觉得有点害怕。你那边签了合同,有没有这个人的身份证号什么的呢?我拿着他的身份资料,心里总是要踏实一些。”

“成,你别慌,我马上给你把东西弄过来。”林青松二话没说,立即联系中介那边,把希光的身份证号发了过来。

“萌萌,你想怎么弄?”

阳萌手机上网,“我想花五块钱核实一下他的身份,查一下原住地和家庭情况之类的。”

“对,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。”林青松拍了一下脑袋,“我有个同学是公安局的,我去找他帮忙查一下,更详细。”

“真的啊?那谢谢了!”阳萌转了一下眼睛,撒娇道,“青松哥哥,那能不能顺便再帮我查一下易方哥哥的呢?”

“你说易方那个怪人啊?”林青松想了一下,“大家都认识他,这个不太好吧——”

阳萌拉住林青松的胳膊,摇了摇,“哥哥,易方隔几个月就说回老家,可是手机短信都不通,我担心他啊。”

“你别吊在我身上啊,这么大人了,别人看了不好。”林青峰拒绝阳萌少女的身体触碰,纠缠不开,拿她没办法,只好投降道,“好啦好啦,我去试试吧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“谢谢青松哥哥,你最好了。”阳萌恨不得跳起来。

林青松的动作很快,阳萌当天下午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小城市就这点好处,各个单位的人转来转去都认识,熟人好办事。林青松再三叮嘱,“千万别说是我给你的啊,现在风声紧张。”

“知道啦——”

阳萌答应了保守秘密,这才打开两页纸看,纸上只有简单的个人身份信息,关于家属关系的却一应全无。

“哥,怎么没有他们亲属关系的呢?”阳萌嘟囔了一句,“就算是外星人在地球隐藏身份,也该装模作样有个父母兄弟什么的吧。”

“你嘴巴里嘟嘟什么呢?哪能那么详细呢?有出生地居住地什么的都很不错了。”林青松敲着阳萌的脑袋。

“网上不是说什么都可以查吗?银行记录啊,住旅馆的资料什么的——”阳萌圆溜溜的眼睛盯住林青松,“哥——,我保证,不干坏事。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林青松拒绝道,“你还真当时看电影啊,咱们这小地方,要啥啥没有。”

阳萌不满意地道,“好吧,那我只有去蜀都那边找找看了。”

“你给我打住,你还考试不考试了啊?”林青松着急道,“好不容易才给你报了名的,别荒废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阳萌没把林青松的叮嘱放在心上,一脑子满是易方和希光之间的关系,担心易方,又不敢在希光眼皮底下轻举妄动。她满面愁容往易方的小院子走,远远便见院门打开,她微微张嘴,突然笑容满面,飞奔向那院门,哪里还记得之前的忧愁的外星人或者出芽之类的俗世?

“易哥哥——”阳萌大声叫,“你回来啦?这次这么快——”

阳萌话没完,脸僵住,只见小院儿中央一个女子背对她站立,听见声音回头。那女子长卷发直到腰后,穿着一件黑色蕾丝打底裙,外套一件修身羊绒大衣,□□,十分迷人。

“对不起,你是谁?”阳萌疑惑道,“你为什么进了别人家?”

女子冲阳萌笑一笑,抬头看假山上张扬的石枝,道,“你就是阳萌吧?”

“对啊,但是,你是谁?”

女子以主人的姿态道,“请进来坐吧,正巧我也想要去找你。”

“你还没有说自己的名字。”阳萌警戒道,“这是别人的私宅,你算是擅闯,我要报警了。”

“小姑娘还挺有警觉心的。”女子笑,“不逗你了,我叫万清波,是易方的朋友,是受他父母委托过来找他的。”

阳萌走到屋檐下,搬了两张竹椅,请万清波坐,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“叔叔阿姨给的钥匙。”万清波坐在阳萌对面,指向高空中莹莹发光的石枝,“他一直还在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?”

“嗯。”阳萌好奇看万清波,心里滋味复杂,有许多问题想要问,又不知从何而起。

万清波看出这小姑娘无法掩饰的慌张和欲|望,逗道,“易方有向我们提起过你哦,我还看过你的照片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说你很可爱,也很了不起。”

阳萌红了一下脸,道,“你要不要喝水,我去烧一点。”

万清波噗嗤一声笑了,阳萌被看出点小心思,脸更红了,不好意思退去厨房烧水。

“易方从小就怪怪的,人很聪明,但不肯和我们接触。小时候吧,大家都以为他有自闭症,看了许多心理医生也没什么改变。”万清波对阳萌道,“稍微长大一点,他开始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了,也展示出比别人优秀许多的天分。叔叔阿姨不想束缚他,就给了他自由,天高海阔,他飞出来,就不想回家了。”

阳萌端了热开水出来,“易方哥哥很厉害?”

“当然,我们都比不上他。不过他太古怪了,整年见不到人。”万清波摇头,“我这一次来这边出差,顺路,叔叔阿姨让来看看他生活得怎么样,父母嘛,总是担心的。”

“你们都是蜀都人?易方哥哥家里是做什么的呢?”阳萌趁机问道。

万清波上下打量阳萌,阳萌虽然羞,但还是勇敢顶住这目光,万清波道,“他没告诉过你?”

阳萌摇头,有点小小的不满,每次问起这些问题,易方总是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“那就等他亲自告诉你好了,这家伙脾气古怪,我不招惹他。”万清波又环视这个小院子,“他没在家吗?我在小院里等了许久,电话也没打通。”

阳萌点头,“上个周说要回老家的,我也打了好几个电话联系,都不通。”

万清波皱眉,“不应该啊——”

“他没回家?”阳萌着急道。

万清波看阳萌的关心不作伪,宽慰道,“别着急,他是这样的,经常联系不上,隔一段时间又冒出来,大家都习惯了。”

“不是的——”阳萌没法解释,这是她第一次联系不上易方,以前无论易方去多远,总会给她短信联系,更何况又出现了她身体变化这种特殊状况。

阳萌摸一下怀中的乌木小底座,抬头看假山上更加莹润的石枝,心中确定了某些可能性,猛然起身向院外冲,万清波道,“你怎么了?”

阳萌道,“我有点担心,想去找他。”

“你知道他在哪里?”万清波好奇。

阳萌眼前晃过希光手机上那一闪而过的地图,咬牙,顾不得希光的别有用心,只得道,“有一个人应该知道。”

“行,那我们一起去,人多好帮忙。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